心里虽然知道他那算得上非常之没有道义的想法

“明天就圣诞了哦……”昨天夜里,当时针刚一指向了12点,维深就一如过去的十多年一般,十分准时的提醒我将要到来的节日。无论是春节也好,母亲节也好,清明也好,就连重阳他都会准时在前一晚的凌晨提醒我节日的时间。去年也幸亏有他这鸡婆的举动,才让我不至於在大年三十都忘了打电话回家给我母亲。“你到底料到了什麽我就不问了,因为迷底是要到最後揭开才会有趣的,对吧?……而且……我也想试著猜猜看,到底谁会是你的目标……”这是昨天唯一不同於往日的话。我听得出维深的心情是很好的,为了将要到来的所谓正邪决战──可笑,我从不认为这世界上会有什麽绝对的正,绝对的邪,我只相信事情的相对对错性。绝对吗?……我现在,已没有办法对绝大部分的事情说绝对了……今天,12月24日,西方国家都会过的一个重大节日的前夜──平安夜。也算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了吧?……我从没有过过比今天更不平安的平安夜了…………早晨,才六点的时候,我接到了蒙荷的一通电话。没有说太久,但也总算是知道了自己猜想的正确,和为下面要做的事更加坚定了几分信心,也消除了仅有的几分疑虑。但顾虑总是有的。就怕那一不小心就会出现的变数,到那时可能没能抓到人,自己就先到地下去跟维深口中我那近得很的亲戚──阎魔大王见面了。还有就是……另一个在对方手上的人的性命──韦恩。希望他还平安吧……但真正的,我是希望他还没死就该谢天谢地了……忍著强烈的头疼和低血压带来的昏眩感,我再一次的修改了今天要准备和部署的计划表,并尽可能快的传送给正在另一边等著最後确定的蒙荷先生。把这些事都做完之後,抓起放在一旁的手表一看,这才发现它停了,几根指针静静的定著,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6:57……这只表是那时洛斯送给我的,曾经在他死的时候坏过一次──因为表带无故的断开,掉在地上。当时想著,是否他就真的连一点纪念都不愿意为我留下呢?……但已经没有人能够给我答案了……两手紧紧握住那只表,把额贴於其上,我希望这样能让我的头脑清醒一些,也不那麽胀痛。有时……我真的希望能活得单纯一些……没有那麽多滚动的尸体,千丝万缕的案件,我只希望能够平静的活著,那也许就是我现在心目中所想要的生活吧……但现实往往就会跟你所想要的刚好相反──这是否就是上帝的恶作剧?……8:00,还是很准时的,维深打电话来叫我起床,那时刚好我正从浴室中出来。维深在我一开门的同时拿著电话站在我面前。“就说怎麽没人接嘛,原来真的在洗澡。”他那是一脸的无可奈何的样子──怎麽也不想想被人吓了一跳的我有多无奈。“我说你怎麽就那麽喜欢洗澡呢?晚上洗早上洗……也不怕掉皮麽……”“那能让我的头脑清醒些,你就没听过什麽叫净身吗?”白他一眼,我自顾自的擦著那头湿渌渌的长发──从小我就爱把头发留长──因为许了一个愿望。曾经因为那愿望的不可能实现而把它剪短,後来又因为洛斯说喜欢而又把它留长,之後就一直没有再剪……果然是三千烦恼丝,丝丝皆烦人──看现在那一堆水,我就有想拿把剪子把它剪掉的冲动──但这种冲动多数都会在其干了之後,就会被想要省麻烦的心理取代,而让它留得更长。“真不明白你在有些地方几近执著的婆妈……”维深小声的报怨了一句,便跟在我身後,顺手取过我搭在肩上的毛巾,熟练的擦拭著我的头发。“你准备怎麽样?现在就这麽等别人来找吗?”维深问。我摇摇头,把手提电脑放在膝上,并把今早修好的那份计划表打开。“那不叫找,那叫杀。维深。”我笑笑。“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把事前的安全措施做好,要不然,小命就真是跟我家的那句方言一样──‘冻过水’了。”“那要怎麽做啊?”边拿了把梳子和小型风筒努力的把我的头发弄干,维深边有点心不在焉的问──这小子八成是想把麻烦的东西扔给我,自己站一边看戏。心里虽然知道他那算得上非常之没有道义的想法, 白小姐单双二肖公式但我还是得给他把计划讲一遍, 曾道人二肖公式免得到时候他会碍手碍脚的防碍我做事。“这样……明白了吗?”“嗯……但……你到底要抓的谁啊?……你现在这种部署不是明摆著要抓的韦恩吗?”听完我的讲解, 曾道人单双必中维深有些不明所以的问──而我那头烦恼丝早就梳好绑好的搭在身後了。“哦?……你不认为韦恩是吗?”以维深的聪明, 白小姐单双必中就算没能算到我那一步,至少也不会相信现在跟我们在一起的那个“韦恩”是个好人吧?“我只是……不相信我们认识的那个韦恩会做这种事而已。”他皱眉思考著,像是在试著把思路理顺,把一些不合理的地方推出个合理的答案。“但韦恩有的确是很可疑……”又是一阵沈默。我没有说什麽,只等他自己想。答案,不到最後我是不会揭的,就看他能想到多少了……良久,维深猛的回神,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後转都盯著我直看。“你小子!好啊!居然……呵呵……但这可能吗?……”看来他是想通了。我朝他微微一笑,再点开一个文件,把屏幕转到他面前。“看到了麽?什麽叫做不可能?……这世界的事就是别说得那麽志得意满,有很多不可能,就是别人给你制造的误区。懂吗?笨。”满意的看著维深那一脸的呆样,我笑著把电脑合上。在他没能反应过来我骂他猪头之前问。“现在几点了?”“8:52”“那……还有大概几十分锺就会有戏看了哦……”……早上9:30,我、维深、奥还有韦恩一块坐在一家小咖啡室的门外吃著早餐。韦恩的表情一直很凝重,大概是在等著什麽和正在算时间吧?奥则是一脸惊惶的在吃著他面前的那盘点心。也不怪他,我们居然让他去做这种冒险又难搞的事情,对他而言也的确是为难了些。但这出戏他可是主角,要他不能演下去,那也就前功尽弃了……“奥……你还想起一些别什麽吗?”韦恩终於开口,也算是打破了一直浮在我们几人之间那压抑的沈闷。身子微微一抖,奥发颤的点点头,眼神中带著恐惧。“我……我昨晚梦见有几个男人……围著我,说什麽交出来……还有……微特亚他在笑……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他、他好像在说……在说……‘你为、为什麽骗我’……”“你记得那男人是谁吗?他又是对谁说的?”韦恩的脸色是一阵青白交错,但我还是能看出他眼神中的某些东西更坚定了一些。奥摇摇头,一张阳刚俊美的脸皱成一团,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什麽的小孩一般──我几乎要忍不住笑场了。看一眼身边正装作思考而把头压低喝著咖啡的维深,新闻资讯他也是一样的表情。戏嘛……就是看戏内人演,而一边的观众乐,才是一出好戏嘛。只是……很快,我们也要加插进这戏里去当其中的一名演员了。韦恩深深的皱起了眉,过了大约有两三分锺的光景。他才抬起头,对我们笑笑。“对不起,我去一下厕所。”我和维深很合作的装出一副一无所觉的样子,对他点点头──这也算是最後的确定了──真正的韦恩绝对不会认为我们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因为,平常的维深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取笑他不识大体又麻烦多多的机会。不出所料的,韦恩才离开一会,马上就有几个大汉向我们围过来,并用枪指著我和维深的背,其中两个更一边一个的架住了奥。此时,奥怯怯的望向我,我只用眼神示意他不用担心,只管跟那些个人走就是了。很快的,奥被那两人架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上。并极快的开离我们的视线范围。然後,那两个留下来对付我和维深这两个“文弱书生”的壮汉也示意我们乖乖的跟他们走。玩味的和维深交换了个眼神,我清楚的接收到维深眼中那准备好好的玩一场的意图──希望他等会能记得下手轻一些,免得到时问不到话就麻烦了。……我们被带到一条阴暗的小巷,那两个大汉让我们转身向他们,就在转过头的瞬间,我很维深分别把那两人手上的枪踢开,然後就打了起来──我算是挺仁慈的了,我只是一拳把那大汉的鼻梁打断,然後从後面给他一下重击,让他乖乖的暂时进入睡眠状态。总的来说也没让他受多少苦。──那是相对於维深而言。看那人被他打得是鼻青眼肿,整个人都已经摇摇晃晃的将行倒下──如果维深肯好心的下手重些,别像猫耍老鼠似的弄得人家将倒不倒的话。也罢,他玩得开心就好,反正不回去那麽快,可信度会更高。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韦恩,而韦恩又想把我和维深弄死的话,绝对不会只安排两个人,而且不会用这种普通的手枪,他一定会派一队人马过来,而且个个手拿ak身挂炸弹,最好还在腰上插几把刀子。因为真正的韦恩是不可能不知道我跟维深的底细──维深可是学了好久的泰拳和自由搏击,当然少不了基本的西洋剑和射击,还有就是什麽空手道、剑道、还有中国功夫等等之类的东西,而且现在可是每一项都有当教练的资格。至於我……也就是很无辜的被维深扯著学了一些乱七八遭的一些东西,也算不上不会干架就对了……当然,这话可不能让维深听见,要不然他又会抓狂了……虽然,看他抓狂也很好玩……“喂,维深,你再玩下去下面的戏就不用唱了。把他弄昏让人来接收吧。”一下子回过神来,把吸到一半的烟扔到地下踩息,我很好心的一拳让那可怜的家夥昏死过去──我确信他在昏过去的那刻是感激我的。当然,当好人的结果就是被那个正玩得兴起的人抱怨。“寒!你怎麽可以这样啊?人家我还没玩够的!”“……”维深是用中文说的……但他那我想就是用一万年也改不掉的娘娘腔中文文法我还是依旧不敢恭畏……所以,我选择不去理他投在我身上的埋怨眼光,拨电话给应该已经等得有些急的蒙荷……再在医院见到我和维深时,韦恩的脸色是铁青与不敢置信的。“嗨!韦恩!你怎麽现在才来啊。”维深笑著向他打招呼,手上包著一层白色的绷带──那是因为他太久没这麽打人而不小心弄肿了自己的手的证据──这也实在是够我笑上一个月的了……“你们……你们真是吓死我了!一出来就发现你们和奥都不见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韦恩冲我跟维深吼著。但我是百分百确信他心里想的可是我们这两个杀千刀的家夥怎麽还没死。“有人想杀我们,他们连奥都抓走了。”我笑笑,一脸的天下太平,一无所谓的样子。“那你还这麽冷静!!他们就快要交易了!!”韦恩冲我大吼,语气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当然,我也没有放过他掩盖在眼底的那麽一点担心与不安的疑问。是怕我在背後做什麽小动作吗?……呵呵……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就开始做了啊……先生……“放心吧,放心吧,我们家亲爱的小寒早就想好了。”维深在一边扇风点火的说著本来就备好的台词。“想好什麽?”韦恩此时的声音是紧张的,他的脸上甚至不能掩饰的出现了失措的神情。望著他的双眼,我笑笑。“他们不会杀奥的,这是第一点,因为恢复了一点记忆的他似乎又有了一点价值。”“价值?”韦恩不明所以的看著我。“他们手上如果有奥的话,到必要时还能够拿来当人质,因为他对我们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只有笨蛋才会想著要杀死他。”这样……就能保住奥的性命了吧……虽然他现在已经算得上是安全的,但保险还是下双重的好……“然後呢?不是奥不死就可以了吧?我们要去救他啊!而且……还有那个交易……”韦恩紧张的说著,但我明白他那是想探得我的口风,好让他们能做好万全的应对之策。我对他笑笑。“没关系的,先休息一个晚上吧,他们不会在今晚交易。”“为什麽?”“他们刚刚才抓到奥,也明白警方会大规模的找人,到处的戒备森严,有人看死的现在,他们怎麽可能会选这种日子来交易呢?”我拍拍韦恩的肩。“所以,今晚就放宽心来休息,不用担心。”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拎起大衣往门外走去。维深也一样一副悠闲的样子,越过韦恩跟在我身後向门外走。最後,在大门前,我回头看著那个仍然立於原地,一动不动的身影。微微的勾起唇角的的神经──这样,你们就非在今晚见真张了吧?……“喂!韦恩!走了,怎麽还在那站啊?”维深叫了那人一声,看到他的背影震了一下,才缓缓的转过身来──此时,他眼中多了一份绝决,与坚定。看来……是下了决定了啊……最後,迷底就看今晚的那最後一幕了……这场即将落幕的戏……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什麽新的东西呢?……我期待著今天黑夜的降临…………

  福彩3D第2020067期开出试机号为408,奖号为942。组选类型为:组六,号码大小比为1:2,奇偶比为1:2。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曾道人推荐一字定单双

2020-06-05 09:13admin admin 点击

Powered by 香港最准四肖中特选一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